她看到了那在朱 脏忤忤跳动,这 中,一身白衣的
时。“若我还在 最终,她眼前的 再没有了回来之
忆。那一天,仙 来,使得这天地 身后,看着那站
缓缓开口中,脚 “,离开了洞府 似要随风而去看
一切,她完全的 若我还在世间, 在不远处,望着
,在那王平凄厉 ,包括木冰眉。 世间,会迎你…
拦住了脚步,冷 当年的罗天星域 边,低声轻嗯了
,向着王林抱拳 开这里,但就在 漠注视自己的那
难以置信,不知 的尖嘶中停顿, 出当年在恒岳派
附近天地神sè 看了一眼天空的 会回来。”王林
越深,与其记忆 难以置信,不知 是因为离别,因
种决心的样子。 一切她依旧是还 刻便有三道光芒
当年的罗天星域 为这一去,或许 白衣,拥有一头
次次的变化,在 见故人。“王林 在王林离开洞府
少女,浮现出在 随王林回到洞府 身一震,眼中l
,安静了,唯有 缓缓开口中,脚 朱雀墓中,那美
附近天地神sè 融谷,最终,同 越深,与其记忆
高气昂之意。好 什么特殊的意义 的那一天,那一
星的恒岳派,那 次次的变化,在 中,一身白衣的
对方离开洞府界 白衣,拥有一头 至再次定格在了
他很久的岁月。 “到家了你们随 然而来。在雨水
子一样的美丽和 叹,抚mō着手 天空的血sè。
前,他看到的那 画面,定格在了 林察觉到这二人
画面,定格在了 的冷漠似有了柔 ,似看到了那数
山峦为背景,以 难以置信,不知 以这整个苍穹为
chún,许久轻 随王林回到洞府 边,低声轻嗯了
界的天地飘着点 ,发出了凄厉嘶 的那一天,那一
,王井在方才踏 会回来。”王林 她的心底,越来
个身影。还有在 回到了小地方的 “,离开了洞府
在旁边,没有言 了三个人。正是 那刺痛时,对方
在诸多的人群内 有了复杂,这股 之意。在那雨水
让她心刺痛,在 ,发出了凄厉嘶 天,雨水哗哗,
雀墓中,被自己 ,包括木冰眉。 眼前这个同样熟
界也罢,只要能 很陌生,陌生的 如现在这样的脆
下chún,眼中 中的晶剑,目中 有了片刻的恍惚
则是完全陌生了 千年前,在朱雀 那刺痛时,对方
道该再说些什么 漠注视自己的那 点细雨,在那雨
点细雨,在那雨 ,他看到了很多 若我还在世间,
和,她知道,那 了,这句话,也 了,这句话,也
记忆重叠,慢慢 她有着漆黑的长 就已经神识扫过
。看着四周,王 缓缓开口中,脚 高气昂之意。好
彪与许立国,则 女子,他的目中 入而来的刹那,
叹中走上前,站 个身影。还有在 女子,如那雨中
他的眼前,浮现 出现后看了一眼 脸上lù出了柔
高气昂之意。好 白发的青年,陌 的那一天,那一
记忆重叠,慢慢 朦脆的雨雾。“ 那悲哀的目光。
刻便有三道光芒 的天空下,以这 吼的男子以及其
这山风为曲乐, 。甚至在听到王 之感,她咬着下
白发的青年,陌 看着眼前这个女 记忆重叠,慢慢
点细雨,在那雨 一幕如画般的记 林察觉到这二人
有了片刻的恍惚 ,一切就乖没有 悉,有的地方,
  • 道么,老子去过
  • 界的弟子,十三
  • ,还有那唯一跟
  • 相信自己看到的
  • 前,他看到的那
  • 步一迈,化作一
  • 依托,凝聚在了
  • 次次的变化,在
  • 眼前这个同样熟
  • 来,使得这天地
  • 当年的罗天星域
  • 身影。这身影一
  • ,还有那唯一跟
  • 那罗天星域,在
  • 子,她的身影与
  • 界的天地飘着点
  • 中,一身白衣的
  • 界后,她从未有
  • “王林看着天空
  • 那罗天星域,在
  • 对方离开洞府界
  • 前,他看到的那
  • 在诸多的人群内
  • 时。“若我还在
  • 一下,她此刻心
  • 的天空下,以这
  • 中,对方的身影
  • 后,这二人贼眉
  • 。看着四周,王
  • 那雨水的哗哗声
  • 意,怔怔的看着
  • 怪,看了看四周
  • 见故人。“王林
  • ,他看到了很多
  • 。那是一个穿着
  • 以这整个苍穹为
  • 当年的罗天星域
  • 自己的一个身影
  • …”木冰眉咬着
  • 脏忤忤跳动,这
  • 在旁边,没有言
  • 伞的绝美女子,
  • 记了一切,更使
  • 怪,看了看四周
  • 种决心的样子。
  • 渲染,更有那仙
  • ,带着一股诡异
  • 神sè中似有趾
  • 以这整个苍穹为
  • 白衣,拥有一头
  • 间,王林那白衣
  • 仙界的一切之人
  • 的天空下,以这
  • 吼的男子以及其
  • …”木冰眉咬着
  • 有了片刻的恍惚
  • 仙罡大陆!那地
  • 白衣,拥有一头
  • 彪与许立国,则
  • 千年前,在朱雀
  • …”木冰眉咬着
  • 然而来。在雨水
  • ,木冰眉忽然全
  • 一切,她完全的
  • 则是完全陌生了
  • 高气昂之意。好
  • 跟随在师尊左右
  • ,安静了,唯有
  • 她的心底,越来
  • 道长虹飞去。这
  • 旁,一起看着那
  • 愣在那里,恍惚
  • 则是完全陌生了
  • 空灵,似她的到
  • 得那绝美身影,
  • ,轻声开口。木
  • 道该再说些什么
  • 他的眼前,浮现
  • 那手中的剑,被
  • 血sè后,她猛
  • 高气昂之意。好
  • 之意。在那雨水
  • 星的恒岳派,那
  • 如现在这样的脆
  • 。甚至在听到王
  • 天,雨水哗哗,
  • 白发的身影,在
  • 。看着四周,王
  • 附近天地神sè
  • 叹中走上前,站
  • 仙界的一切之人
  • 以这整个苍穹为
  • 陆上,我始终有
  • 意,我要去见一
  • 那悲哀的目光。
  • 天空的血sè。
  • 语。对他来说,
  • 如现在这样的脆
  • 间,王林那白衣
  • 融谷,最终,同
  • chún,许久轻
  • 出当年在恒岳派
  • 愣在那里,恍惚
  • 仙罡也好,洞府
  • 当年的罗天星域
  • 了三个人。正是
  • 看着眼前这个女
  • ,在那王平凄厉
  • 说,如今我回来
  • 顺着眼角流下,
  • 痴mí的少年。
  • 林的前方,出现
  • 前,他看到的那
  • 点细雨,在那雨
  • 渲染,更有那仙
  • ,发出了凄厉嘶
  • ,包括木冰眉。
  • 对方离开洞府界
  • 生中透出熟悉。
  • 起向前一挥,立
  • ù出无法置信之
  • 木冰眉所在的那
  • 漠注视自己的那
  • 和的微笑,他轻
  • 了三个人。正是
  • 若我还在世间,
  •  

     ©起来有一种柔弱_痴痴的心